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梅2020博客

关注社会,关注民生。见证时代的进退和潮起潮落,见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逐步实现。

 
 
 

日志

 
 
关于我

关注社会,关注民生。见证时代的进退和潮起潮落,见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逐步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西峡一高现象——教育改革走进了死胡同  

2009-05-05 07:34:28|  分类: 教育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梅梅2007

        据《周末》(作者 李诚)等媒体报道,2009年3月17日晚,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第一高级中学(以下简称西峡一高)里,成绩并不错的高三女生小蓓(化名),从五层高的教学楼上翻身跳下。五层楼的高度,带给小蓓的是脊椎粉碎、双腿致残。医生说,幸亏抢救及时,小蓓的命得以保住,不过,她的大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

  9天后,西峡一高的另一名高三女生晕倒在教室里,据她的同学描述:窒息休克,面无人色……。

  而在此前的2008年12月15日上午,又是西峡一高,又是高三学生,排名全年级第五的小勇猝死课堂。

  小蓓为何跳楼?她的同学又为何晕倒、猝死? 

  小蓓的家长和不少学生认为,该校一天近1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名目繁多的考试,按成绩给学生分类、分班、排名次等等,都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原因。

  17岁的小蓓是西峡一高0605班的学生,“0605”是应届理科实验班,全都是成绩优秀的学生,成绩更好的学生在零班,而一般的学生则在普通班。在班上,小蓓的成绩不是很稳定,最近两次月考中,小蓓的总分由577分降到了506分,在班上的名次也从第7名摔到第47名。

  进入高三,小蓓感到压力倍增,她要面对没完没了的考试—每天老师进行的单科考试,每周年级组织的文科综合、理科综合考试,每月学校举行的月考,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参加市里的模拟考试和每学期都有的例行考试。

        “每一次考试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折磨,当你在得知分数和名次前的一刻,真能感觉心就堵在你嗓子眼里。”西峡一高的高三学生王永凤告诉记者。

         一位知情人透露,最近一段时间,救护车不断往返于医院和西峡一高之间,已经有不下20名学生出现心脑血管方面的问题而被拉到医院诊治。

        “每天超过18个小时的学习,除了上课,就是考试。我们是铁人吗?”王永凤反问。

        西峡一高被认为是西峡县最好的高中,始建于1938年。2005年,一高被评为河南省示范性高中。

        在搜索到的相关资讯上,西峡一高曾以“一年输送4名北大新生、4名清华新生,占当年两校在河南招生八分之一,饮誉中原,名震省内外。”

        在该校的大门口,贴着这样的对联:“胸无大志者莫进此门,贪图安逸者另择他路。”

        西峡一高的“跳楼事件” 发生后,在这个不大的县城引起了议论纷纭。

        西峡论坛,这是当地人参与最多的网络平台,记者看到有人在网上留言:“该校曾经在2005年也发生学生跳楼事件。”

        分数的高压造成的牺牲品,小蓓不是第一个,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个。

 

        从上述报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学校在“示范性高中”旗帜下血淋淋的事实,看到了孩子们柔弱的身体和幼嫩的心灵怎样被折磨和摧残,看到了年轻的中学生在成人们的鼓动和鞭策下,如何以同窗同伴为对手,不断地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拼搏和竞争,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这就是学校所谓的那个“大志” ?

        在这里,我看不出有任何奥秘:这不就是成人们导演的一场“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吗?不就是原本在动物界的丛林法则在这里活生生的演绎吗? 

        在当今的社会生活中,社会丛林法则的阴魂不仅未散,而且在许多社会现象中,我们能不时地看到它的身影。社会丛林法则的泛滥,使许多人忘记了人性,变成了冷血动物,毫无道德可言;它已经成为一些人的人生哲学,相互传染,越来越流行。教育界也不能幸免,西峡一高,就是一个典型的活标本。

 

        回顾中国的教育发展史,人们不会忘记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时间里人性化办学的辉煌期。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曾经是学校德育教育的主旋律。同学之间互帮互学,“不让一个同伴掉队”,曾经在中小学校蔚然成风。“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曾经是学校普遍的生态和风尚。在校寄宿的中学生早上六点起床,晚上九点正就寝熄灯,保证中学生九小时睡眠,被认为是科学的、必要的制度性安排,没有哪个学校会随意剥夺学生的睡眠时间。“德、智、体全面发展”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贯彻于整个教育、教学全过程的坚定不移的方针。原高教部长、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曾豪迈地提出:为社会主义建设工作五十年!曾得到了那个时期青年学生的积极回应。为了解学生掌握文化科学知识情况,学校确实需要对学生进行必要的测验和考试,但这只是整个教学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它不会以学生为敌,出各种偏题、怪题;也不会借“课改”之名,编写数不尽的教辅资料,以牟取暴利;更不会象西峡一高那样,用无休止的考试和排名次来折磨和摧残学生的身心;显然,那些做法,已经超出了教育、教学工作的本意。一个班级里有几个学生考取北大、清华,如同另一些班级没有人考取北大、清华一样,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也考上过北大,可从来没有过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不就是去潜心学习?),如果一个学校有几个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就认为是“饮誉中原,名震省内外”,是否太过自恋?那些致力于人民教育事业的优秀教师和教育家们,他们重在教育、教学的实践,并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积极探索和总结学生健康成长的规律,他们没有迫于管理层或职称评定的压力,而去搞脱离实际、虚有其名的课题研究和论文写作,而是把全部的心血都倾注在培养和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事业上。

        然而,历史真会开玩笑。当社会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名利至上,道德就会沦丧;当弱肉强食的社会丛林法则越来越泛滥,并成为一些人的人生哲学之后,能有多少学校(尤其是那些“示范性学校”)在多大程度上,仍在坚守着昔日的人性化办学原则呢?

 

        西峡一高这类惊人的教育乱象的产生绝非偶然。在“教育产业化”政策导向下,几乎所有由“重点学校”转化而来的“示范性学校”,都在谋求利益最大化。除了千方百计利用这些学校由国家长期倾向性教育投入所形成的强势地位对学生实行高收费外,就是使应试教育不断升级,以至推向极端,为的就是获取名利双收,哪怕牺牲了学生的身心健康直至生命都在所不惜。学生已成了这些学校牟利的工具。西峡一高只是其中的一个突出代表。

        毫无疑问,西峡一高这类教育乱象,得到了一些地方官员的强力支持。2005年,也正是发生学生“跳楼事件”那一年,西峡一高被评为河北省示范性学校,而且还是“素质教育示范学校”。显然,一些地方官员把这样的学校当作了自己的荣耀,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地方官员的政绩。把这样的学校评为“素质教育示范学校”,在常人看来,无疑是个莫大的讽刺;然而,在一些既得利益者,在某些官员看来,“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观念和能力,或许就是当今社会一个人必备的素质,或许,社会丛林法则已经成为了这些官员和既得利益者的人生哲学?

 

        众所周知,学校不仅有着对学生进行教育和服务的功能,更有着对社会引领的功能。当今处于教育界主导地位的“示范性学校”,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对社会的误导。这不仅伤害着我们这个巨大的社会机体,同时又反过来使这些“示范性学校”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可以用一个并不夸张的比喻:我们的教育改革已深深地走进了死胡同,欲进不能。

        希望在哪?希望总是有的。那就是从死胡同里退出来。其基本条件有二。一是地方官员不再把“示范性学校”及其应试教育“成果”视作自己的政绩。二是与应试教育相关的各种利益集团能够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从而让教育回归正途,让广大教师心情舒畅地工作,让广大学生快乐地健康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